當地時間6月30日,伊拉克Jurf al-Sakhar,伊拉克政府軍與北部遜尼派武裝進行戰鬥。近日在伊拉克北部攻城略地的極端武裝“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29日在互聯網上發表聲明,宣佈在橫跨敘伊邊境的廣大區域建立一個伊斯蘭教國家。
  
  當地時間2014年6月28日,伊拉克巴格達,伊拉克軍隊購買的十架“蘇霍伊”公司生產的戰鬥機已於伊拉克一些機場降落。這批戰機將於近日服役,它們將由熟悉該機性能的伊拉克軍隊前飛行員駕駛。
  中新網7月2日電(記者 李雨昕)2009年,美國總統奧巴馬宣佈從伊拉克撤軍時,或許並未意識到,一紙協議僅結束了美軍的軍事存在,戰爭卻無平息跡象。今年初,遜尼派極端組織“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ISIL)開始在伊拉克攻城略地,政府軍卻節節潰敗,反攻無果,巴格達告急。美軍撤離後的權力真空,令極端組織、恐怖主義趁虛而入,愈演愈烈的宗教衝突,阿拉伯世界的各派博弈,為局勢再添變數。而這一切,恐將再次改變中東地緣政治版圖。
  十年伊戰未結
  “現在我們的立場只是保護剩下的領土。”伊拉克迪亞拉省的一名政府軍指揮官說,“我們的軍隊確實打敗仗了。”
  2014年上半年以來,“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控制了北部最重要的城市摩蘇爾,並節節推進,宣佈建立他們想要的所謂“獨立國家”。
  叛軍“戰術很靈活,而目前政府軍方面的漏洞很多,就顯得他們游刃有餘。”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副所長董漫遠對中新網記者說,“這一組織有強大的生存力,財政力量和武器彈葯十分充足。”
  隨著庫爾德族擴大北邊自治區範圍,建立“國中之國”,目前只剩下巴格達和南部地區還在馬利基政府的管轄之下。外界紛紛猜測,儘管巴格達如今重兵把守,但叛亂分子兵臨城下的情況也並非不可能發生。雖然伊政府軍多次反攻,但遠未能削弱叛軍勢頭。
  2011年,美國副總統拜登在巴格達高調宣佈伊戰時代的終結,最後一批美軍部隊離開伊拉克,他們曾以為伊拉克將走上一條穩定的道路。但後來外界發現,美軍並未從伊戰“泥潭”中抽身。
  兩年半後,數百美國特殊部隊人員在奧巴馬的指令下分批回到巴格達,以軍事顧問的形式支持安全部隊抵抗叛軍。裝載著彈葯的無人機每天飛越巴格達,收集情報。但董漫遠指出,這對扭轉戰局走向,並無太大作用。
  批評人士說,奧巴馬政府高估了伊拉克安全部隊的能力,也低估了“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的力量。華盛頓則將這次危機歸咎於伊拉克領導層未能有效緩和國內的宗教派別衝突。
  什葉派的伊拉克總理馬利基上臺以後,將遜尼派排除在重要決策部門之外,“絕大多數遜尼派民眾對國家權力和資源分配極其不滿,遜尼派的利益和薩達姆時期有天壤之別。”董漫遠說。
  白宮已向伊拉克政界暗示,馬利基應該下臺,因為在過去8年執政期間,他沒有與遜尼派和庫爾德人建立良好關係。不過,馬利基在向美國求援的同時,駁斥了反對派人士提出的現政府辭職並組建“救國政府”的提議。
  此外,敘利亞戰亂的“遺產”,亦給了恐怖分子生存壯大的土壤。他們從“游擊隊”發展成為割據勢力。伊拉克如今的爭鬥已變成範圍更大的地區性戰役,與鄰國敘利亞的內戰緊密相關。美國官員透露,最近幾個月,每月都有多達50名自殺炸彈襲擊者越境進入伊拉克,這場衝突的複雜性因此大大加劇。
  《紐約時報》評論稱,奧巴馬曾在多個時間點上批准採取小規模舉措,來影響敘利亞衝突,但拒絕進行更廣泛的干預。他擔心,敘利亞會成為另一個伊拉克。如今,他發現自己連伊拉克,都仍必須面對。
  中東版圖改變?
  如今,叛亂分子奪取了伊拉克與敘利亞之間的幾乎所有官方邊境關卡,以及與約旦的唯一關卡,在邊境兩邊都開展活動。伊拉克的地理版圖,似乎正在叛軍盤踞下漸漸“模糊”。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不只是對伊拉克和敘利亞構成了威脅。該組織還尋求實現其願景——組建一個統一的“伊斯蘭國家”,從敘利亞地中海海岸起、穿過現代伊拉克,即七、八世紀建立的伊斯蘭哈里發領土。在與“基地”組織脫離關係後,該組織已成為世界上最危險的“聖戰”組織,以殘酷“統治”而名聲狼藉。
  另外,伊拉克和敘利亞國境內的衝突已經“融合”,成了該地區歷史上的種族和宗教大國間鬥爭的中心。這些國家包括波斯-什葉派的伊朗、阿拉伯-遜尼派沙特和突厥-遜尼派伊斯蘭土耳其。在過去一千年中,這三個帝國都曾主宰過整個中東,而現在則卷入了從地中海到波斯灣的影響力之戰。
  伊拉克危機不僅暴露出傳統中東聯盟的內部矛盾,也將希望遠離衝突泥潭的美國拖回紛爭。為了支持馬利基政府,美國目前很可能和它的死對頭、什葉派統治下的伊朗共同對抗叛軍,這種奇怪的“聯盟”又令美國與它在波斯灣的遜尼派長期盟友出現矛盾。
  董漫遠認為,伊朗如今非常想介入伊拉克局勢,它已經對伊拉克政府進行非實質性援助,亦在兩伊邊境部署重兵。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已經警告,德黑蘭將全力支持馬利基政府。
  而遜尼派掌權的阿拉伯國家(特別是沙特阿拉伯、阿聯酋和約旦)都希望伊拉克誕生一名與伊朗關係不密切的新領導人,希望新的領導人比什葉派總理馬利基更專註於提升伊拉克的阿拉伯身份。
  庫爾德人則希望巴格達新政府賦予庫爾德自治區更大的政治、經濟和戰略自治權,否則伊爾比爾可能會宣佈正式獨立。
  “整個系統都在瓦解,就像一個紙牌屋開始倒塌一樣。” 以色列中將本尼•甘茨形容。
  令人感到諷刺的是,奧巴馬不久前才在西點軍校高調宣稱,美國將只有在“核心利益”受到威脅的情況下,才會動武。然而,過了不到兩周,奧巴馬就發現類似的情況已經令人尷尬地逼近眼前。
  這次,奧巴馬把摒棄宗派分歧、維持國家安定的責任推到了馬利基等伊拉克領導人的頭上。他說,“美國會承擔起自己的責任,不過請明白一點,伊拉克是一個主權國家,最終還是要由伊拉克人自行解決問題。”(完)  (原標題:年中策劃之伊拉克危局:十年戰亂傷未愈 烽火重燃)
創作者介紹

甜豉油炒烏冬

ov58ovyox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